乐透letou备用网址
  咨询电话:15235918579

乐投官网下载

深网|易到陷高管内讧风波:网约车第一玩家还能否复活?

[摘要]曾经是网约车市场的第一玩家,在经历了乐视危机后短暂复活。如今提现难题再生,第三次易主无疾而终,易到正在面临新的动荡,这一次它又将如何应对?

作者:相欣

编辑:康晓

一封来自GR部门总监吕艺的全员站内信和“被逼迫向CEO巩振兵磕头”的小视频,撕开了易到回归网约车市场战队后的一道新的口子。

今日上午,对于网传易到CEO“欺凌员工”的消息,易到发布声明称将随后向公众还原事件真相。易到在该声明中称,网传的“公司内部邮件”中,员工吕艺以“易到员工被欺凌”、“CEO以威胁开除GR其他人员的理由逼我给你磕头“等不实言论,威胁CEO巩振兵及其家人安全。

该声明还称,今日上午网络中流传的“磕头“视频没有交代饭局背景,且现场氛围与邮件所称的“逼迫”不符。

从乐视资金危机中走出、尚未回归元气的易到,如今又面临新的一道坎。

高层内乱引发闹剧

事情发生在今年10月25日,易到HR办公室发生了打砸事件。吕艺将易到人力资源副总裁孟祥斌办公室中的电脑等办公用品砸毁,后孟将吕头部打伤并缝合多针。

吕艺在后来的信中描述打砸事件的原委。他称,孟祥斌曾进入办公室强行接管GR团队,并要求部门副总监将工位腾出给此前从百度外卖离职加入易到的张燕。吕艺极力反对但无果,随后冲入HRVP办公室与孟祥斌发生上述肢体冲突。

11月8日,易到官方披露了对于该打砸事件的处理意见通报,称易到资深员工、GR部门负责人吕艺打砸HRVP办公室,造成恶劣影响。

吕艺在信中承认该事件,并称“巩振兵接管公司管理以来,带来了原百度外卖的部分团队进入易到,大清洗大换血接踵而至,老员工被逼走并且拿不到任何赔偿。”

按照吕艺的描述,巩振兵为了顺利控制公司,接管所有高管岗位,让孟祥斌以约70万元的高额违约金和竞业费劝退COO王俊,最后双方达成交易,王俊离职。

吕艺控诉巩能力和人品差,是个“失败的CEO”,来到易到后不能让老易到的人信服,只能靠开除老员工和清洗部队换来尊重。

易到重塑与涅槃

作为中国第一家网约车公司,易到一直动荡不断。

最受瞩目的事件是在2017年,易到因大股东乐视被拖累,一度陷入资金周转困境,进而导致大规模司机提现难和用户打车难,大量车主乘客逃离平台。外界看来,易到过去两年里所经历的由胜至衰与乐视系管理层“大跃进”式的补贴策略有着直接关系。

易到也曾经风光过。2016 年 6 月 23 日,在易到共享汽车生态战略发布会上,时任易到CEO的周航晒出了令人惊叹的成绩单:易到平台目前拥有车辆超 230 万,新增车辆超 150 万,在 162 个城市每天都会诞生超1. 5 万个新司机;易到每天的有效订单量超过 270 万, 6 月 20 日单日完成的订单数已超 108 万。

从当年 3 月的 50 万订单到 6 月的 100 万订单,易到仅用了一个月时间就实现了翻番。彼时易到的市场份额也完成翻盘,占专车市场超30%的份额,交易总额甚至超过了优步。

当因发生挤兑风波导致提现难问题暴露出来之后,易到的处境才急转直下。

2017年6 月 26 日是一个关键转折点,当晚韬蕴资本第一次开会讨论入股易到,到6 月 28 日易到公告股权作出重大变更,产生新的控股股东,只用了短短三天时间。6月30日,韬蕴资本确认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资金,用以解决当时易到最迫切的车主提现问题。随后易到内部全面进行“去乐视化”。易到CEO彭钢在原四名高管离职2个月后也宣布离职。

而随着新股东的尘埃落定,易到在去年底正式与乐视时代挥手作别,并在韬蕴资本的带动下开启了重塑行动。

首先是处理历史遗留问题,比如解决司机欠款问题、重塑调整运维体系和组织架构。在解决司机提现问题后,易到于去年开始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

首先是推行“城市合伙人制度”。它的背景是,随着易到在全国各地运营合规化正在加速,但各地的网约车细则和用户使用网约车的特点各不相同,自上而下制定运营策略,难免会出现与当地特点“水土不服”的情况。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式系统显示,易到于2017年6月以后于沈阳、青岛、苏州、上海、广州、深圳等近40个城市设立了分公司,据腾讯《深网》了解,分公司将全权负责当地业务的运营,而北京作为大本营进行统一战略部署。不仅如此,易到在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等七个城市将佣金降至5%,并从今年1月1日起全面下调乘客端价格标准。

新的风波

迟迟未定的易到新CEO人选终于在今年5月正式解开面纱,原百度外卖CEO巩振兵入主易到,并带来了原百度外卖的高管层。

巩振兵空降易到后,公司进入了新的调整期。《深网》获悉,此前易到提出的“一体两翼”策略放缓。具体来说,就是把金融领域理念和资源导入易到,打通上下游产业链,搭建汽车金融模型。另外,通过境外投资的旅游资源,结合易到的出行业务,在境外市场打造场景化出行平台。而在一些易到判断有优势资源的地区会落地自己的产品,也不排除会对一些国家或区域运营产品的投资或并购。

不过,现实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顺利。《界面》报道称,公司没有明确的KPI指标,激励政策也不明确,至于易到在年初提到的日均100万单的目标,也没有对应的季度、月度目标。

新的动荡再次降临。今年7月,易到发布公告称,韬蕴资本入主后发现易到整体负债由乐视承诺的20余亿元飙升至近50亿元。后又称,因乐视发起诉讼,平台用于车主提现的账户于7月20日被法院诉前保全冻结,对车主正常提现造成影响。

提现难的状况一直持续到10月,易到先后于当月12日和19日在车主端发布公告称,因平台提现账户变更,本周提现时间延长至下一提现日。按照易到方面解释,未来要降低司机提现的手续费,可能由一块每次调至五毛每次,现在在对第三方提现产品作优化及变更,因此影响到了一些司机提现。

不仅如此,易到的施救者韬蕴资本在今年5月曾因未能按期支付一款契约型基金的利息而被基金管理人公之于众;9月,一款涉及韬蕴资本的资管计划未能兑付的消息曝出。

随之而来的是易到面临第三次易主

今年8月,赫美集团发布公告称,与自然人王菲、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就赫美集团受让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易到运营主体)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王菲、中泰创盈拟向赫美集团转让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相应股权,并将促使东方车云其他股东向公司转让所持相应东方车云资产。

然而,11月14日赫美集团再次发布公告,宣布终止了与韬蕴资本的合作。公告称,因协议各方后期沟通阶段就交易具体方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且鉴于资本市场环境及产业政策发生变化,继续推进上述合作事宜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风险。东方车云拟独立进行境内或境外IPO申报,故决定终止合作事宜。

曾经是网约车市场的第一玩家,在经历了乐视危机后短暂复活。如今提现难题再生,第三次易主无疾而终,易到正在面临新的动荡,这一次它又将如何应对?

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